頂果欽哲仁波切

page_line

在藏傳佛教徒的世界裡,頂果欽哲仁波切是永遠的導師。是崇高的精神領袖。他那深不可測的內心世界及他非凡的知識深度,誰見了他,都會感到,他是關愛,智慧和慈悲的泉源。

童年

頂果欽哲仁波切出生於1910年在西藏東部的第九世紀赤松德贊王的王族後裔家庭。 當他還在母腹中時,他就被確認為一個傑出的上師,米龐仁波切的轉世及化身。後來在他座床典禮時,被確認為蔣揚欽哲旺波化身,蔣揚欽哲旺波是19世紀西藏最重要的伏藏師之一及作家。 蔣揚欽哲指智慧和愛。

頂果欽哲仁波切還是一個小男孩時,就表現完全獻身精神的生活的強烈願望。雖然他的父親希望他追隨他的腳步,但是後來他終於同意讓他的兒子追求自己的意願,在十一歲的時候,頂果欽哲仁波切切進入著名的康巴雪謙寺,西藏寧瑪派六大寺院之一。

page_line

教育與導師

頂果欽哲仁波切有許多偉大的上師,包括他的根本上師及雪謙嘉察仁波切,從他們那裡他得到所有必要的灌頂和寧瑪派教導。從15歲到28歲,頂果欽哲仁波切一直在閉關靜修,他生活在與世隔絕的山林和洞穴裡,或有時乾脆在就在山上突出的石岩下靜修。

後來,他花了很多年,追隨上師宗薩欽哲確吉羅卓( 1893年至1959年) ,並從他那裡接受灌頂和教言。當他告訴他的老師,他希望他的餘生在閉關中度過時,確吉羅卓回答: “你傳播珍貴教言的時機已經成熟。” 從那時起,仁波切總是不辭辛勞的去利益他人,這也是宗薩欽哲傳承的特色。頂果欽哲仁波切是一個偉大的老師及伏藏師,他也是最傑出非宗派或蒙布傳統的提倡者。他的伏藏(重新發現文本)有五卷之多。

page_line流亡生活

在1950年代後期,欽哲仁波切和他的家人,包括他的妻子,康卓拉姆,及他們的兩個年幼的女兒,逃離西藏。他們受到不丹皇室的迎請。 於是仁波切重新開始,在該國首都附近的大學校任教。不久,他的內在的修為吸引了很多學生跟隨他,並隨著歲月的流逝,他成為不丹最重要的佛教上師,從國王到卑微的農民都崇敬他。在不丹,仁波切投身於教學,指導法會,編寫法本及課程,並監督眾多的佛塔和佛像的保護和建設工作。

page_line佛教傳統和文化保存的貢獻

仁波切投入了相當大的精力,創立和維持了,可以開展研究和實踐佛教傳統的寺廟,大中專院校和寺院。他的最後一項活動是在尼泊爾創立雪謙寺。在那裡,他將偉大的雪謙傳統轉移到了一個新的家 – 一個宏偉的佛教寺院, 在博達哈大佛塔附近。他希望其純正,傳統的教學能夠發揚光大,就像他們在西藏進行研究及傳播的教學一樣。仁波切任命了他的孫子雪謙冉江仁波切作寺院的住持。寺院現在有超過300名僧侶,在其主持下的研究和實踐頂果欽哲仁波切的教學。
在印度,他建立了一個佛塔在菩提迦耶,還計畫興建七座佛塔在朝聖的地方,以避免衝突,疾病和饑荒,和促進世界和平。頂果欽哲仁波切被廣泛看作是他那個時代最偉大的大圓滿上師之一,是許多著名的喇嘛,如尊者達賴喇嘛,雪謙冉江仁波切,白瑪旺傑仁波切,創巴仁波切,索甲仁波切, 吉噶.康楚仁波切 的老師,藏傳佛教的四所學校的教師。

即使在晚年,頂果欽哲仁波切走遍整個喜馬拉雅山脈和西部地區,傳播和解釋他的教導給無數的學生。他的書被翻譯成多種西方語言,我們今天仍強烈地感受到他的靈感。

1985年,仁波切第一個做了擴展到西藏地區的三次訪問。他主持了文革期間被摧毀的雪謙祖寺的重建。當時在西藏中部,他請求中國政府許可恢復桑耶寺,並強調其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重要性。桑耶寺始建於西元八世紀,是西藏第一座佛教寺院,在1990年,其主寺已經修復。每到一處,迎接他的人總是充滿極大的喜悅及複雜情感。因為他們為了仁波切的回歸,已經盼望了很多年。

作為一個智者,學者和詩人,頂果欽哲仁波切總是以他那非凡的存在,簡單,尊嚴和幽默來鼓舞所有遇到他的人,從來沒停止過。不管他在哪裡,天亮前,他總是會念誦及禪修好幾個小時,然後走上了源源不絕的活動和教導 – 範圍從幾十到幾千人的聚會 ,直到深夜。他那淵博的知識,溫暖的祝福及內心的證量完全不同于其他上師的教誨。

他在不同領域的成就似乎超過他一輩子的奉獻。他花了20年閉關禪修,寫了25卷佛教的思想與實踐,出版並挽救了無數的法本,並發起了許多項目,以保存和傳播佛教思想,傳統和文化。但首先,他認為最重要的是,他所傳播的教導,別人能夠付諸於實踐。

经过短暂的疾病的示现, 他在不丹去世。享年八十一岁。参加他葬礼的人超过50万,其中包教师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弟子。

以上文字取自雪謙寺網站: www.Shechen.org

Comments are clos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