顶果钦哲仁波切

page_line

在藏传佛教徒的世界里,顶果钦哲仁波切是永远的导师。是崇高的精神领袖。他那深不可测的内心世界及他非凡的知识深度,谁见了他,都会感到,他是关爱,智慧和慈悲的泉源。

童年

顶果钦哲仁波切出生于1910年在西藏东部的第九世纪赤松德赞王的王族后裔家庭。当他还在母腹中时,他就被确认为一个杰出的上师,米庞仁波切的转世及化身。后来在他座床典礼时,被确认为蒋扬钦哲旺波化身,蒋扬钦哲旺波是19世纪西藏最重要的伏藏师之一及作家。 蒋扬钦哲指智慧和爱。

顶果钦哲仁波切还是一个小男孩时,就表现完全献身精神的生活的强烈愿望。虽然他的父亲希望他追随他的脚步,但是后来他终于同意让他的儿子追求自己的意愿,在十一岁的时候,顶果钦哲仁波切切进入著名的康巴雪谦寺,西藏宁玛派六大寺院之一。

page_line

教育与导师

顶果钦哲仁波切有许多伟大的上师,包括他的根本上师及雪谦嘉察仁波切,从他们那里他得到所有必要的灌顶和宁玛派教导。从15岁到28岁,顶果钦哲仁波切一直在闭关静修,他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山林和洞穴里,或有时干脆在就在山上突出的石岩下静修。

后来,他花了很多年,追随上师宗萨钦哲确吉罗卓( 1893年至1959年) ,并从他那里接受灌顶和教言。当他告诉他的老师,他希望他的余生在闭关中度过时,确吉罗卓回答: “你传播珍贵教言的时机已经成熟。” 从那时起,仁波切总是不辞辛劳的去利益他人,这也是宗萨钦哲传承的特色。顶果钦哲仁波切是一个伟大的老师及伏藏师,他也是最杰出非宗派或蒙布传统的提倡者。他的伏藏(重新发现文本)有五卷之多。

page_line流亡生活

在1950年代后期,钦哲仁波切和他的家人,包括他的妻子,康卓拉姆,及他们的两个年幼的女儿,逃离西藏。他们受到不丹皇室的迎请。 于是仁波切重新开始,在该国首都附近的大学校任教。不久,他的内在的修为吸引了很多学生跟随他,并随着岁月的流逝,他成为不丹最重要的佛教上师,从国王到卑微的农民都崇敬他。在不丹,仁波切投身于教学,指导法会,编写法本及课程,并监督众多的佛塔和佛像的保护和建设工作。

page_line佛教传统和文化保存的贡献

仁波切投入了相当大的精力,创立和维持了,可以开展研究和实践佛教传统的寺庙,大中专院校和寺院 他的最后一项活动是在尼泊尔创立 雪谦寺。 在那里,他将伟大的雪谦传统转移到了一个新的家 – 一个宏伟的佛教寺院,在博达哈大佛塔附近。他希望其纯正,传统的教学能够发扬光大,就像他们在西藏进行研究及传播的教学一样。仁波切任命了他的孙子雪谦冉江仁波切作寺院的住持。寺院现在有超过300名僧侣,在其主持下的研究和实践顶果钦哲仁波切的教学。

在印度,他建立了一个佛塔在菩提迦耶,还计划兴建七座佛塔在朝圣的地方,以避免冲突,疾病和饥荒,和促进世界和平。顶果钦哲仁波切被广泛看作是他那个时代最伟大的大圆满上师之一,是许多著名的喇嘛,如尊者达赖喇嘛,雪谦冉江仁波切,白玛旺杰仁波切,创巴仁波切,索甲仁波切, 吉噶.康楚仁波切 的老师,藏传佛教的四所学校的教师。

即使在晚年,顶果钦哲仁波切走遍整个喜马拉雅山脉和西部地区,传播和解释他的教导给无数的学生。他的书被翻译成多种西方语言,我们今天仍强烈地感受到他的灵感。

1985年,仁波切第一个做了扩展到西藏地区的三次访问。他主持了文革期间被摧毁的雪谦祖寺的重建。当时在西藏中部,他请求中国政府许可恢复桑耶寺,并强调其为世界文化遗产的重要性。桑耶寺始建于公元八世纪,是西藏第一座佛教寺院,在1990年,其主寺已经修复。每到一处,迎接他的人总是充满极大的喜悦及复杂情感。因为他们为了仁波切的回归,已经盼望了很多年。

作为一个智者,学者和诗人,顶果钦哲仁波切总是以他那非凡的存在,简单,尊严和幽默来鼓舞所有遇到他的人,从来没停止过。不管他在哪里,天亮前,他总是会念诵及禅修好几个小时,然后走上了源源不绝的活动和教导 – 范围从几十到几千人的聚会 ,直到深夜。他那渊博的知识,温暖的祝福及内心的证量完全不同于其他上师的教诲。

他在不同领域的成就似乎超过他一辈子的奉献。他花了20年闭关禅修,写了25卷佛教的思想与实践,出版并挽救了无数的法本,并发起了许多项目,以保存和传播佛教思想,传统和文化。但首先,他认为最重要的是,他所传播的教导,别人能够付诸于实践。.

经过短暂的疾病的示现, 他在不丹去世。享年八十一岁。参加他葬礼的人超过50万,其中包教师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弟子。

以上文字取自雪谦寺网站: www.Shechen.org

Comments are closed